再见,时光。    -[]
他以为自己是自己的神,却发现身体无法抗拒自然规律,无能为力地苍老。

半夜的时候他再次醒来,发现窗外的霓虹像花一般鲜艳地盛开,地下城市的气息缓慢涌了上来,一切如末日般临近。一直放着的碟机因为打口CD的缘故发出嘶嘶的低鸣。他发现他总是习惯被错觉左右,以为在昏迷的时候坠入了梦魇不得清醒,就可以一梦十年。

一个时常昏迷的男子,习惯于失去和告别。

常常梦见国小时候的校园,那一排的野生串串红,他把它们轻轻摘下来放进嘴里嘬几下,一缕不经过滤的原始的香甜,饱满而润泽。就让他感到快乐。他抓起一把那样的花,跑到广场旁边的教学楼里,有时候光着脚。那个上个世纪的教学楼。木制结构,墙上的漆因为饱受风雨的缘故而老化变黄,缓慢脱落。若干年前校长就以为它熬不过几年,但是它仍然立在那里,像是坚忍不拔的女子。他混沌世界里的女子。小时候虽然懵懂无知,却总是以为和老旧的事物是有感应的。就像那座木制结构的楼。光着脚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像是在和他身体中的某种本能呼应。冬至过后的阳光均匀洒在那样苍脆的木板上,细小的尘埃贴着他的头发下坠,有声音从深处上升,由远及近,只有他才能听到。他把花撒在木板上,三楼,二楼,一楼。
那么快乐。
那么快乐。

再见,时光。

他打开MSN,把名字改成这几个字。电脑屏幕的光射在他的因为缺水而显得苍老的皮肤上,然后消失。桌子上开了盖的7CUP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没有了气泡,喝起来甜腻腻的,仿佛逃逸了灵魂的躯体一般。

名单中唯一在线的是冉。曾经他生命中的女子。一直躲在他MSN的深处。无法回望。

18岁以前他是寡言的孩子。每周去见一次医生。喜欢和自己对话。在黑暗的房间里睁大眼睛,似乎可以观望到潜在的世界。他常常想象可以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离群索居,却又害怕在生活上无法自给自足,于是作罢。

他突然想起来,可以问候这个曾经带他离开又给他伤痛的女子。

他问她最近在做什么,她回答一直在打传奇3,因为感情上的空白,于是可以将虚拟世界真实化,然后她反问他在做什么。他给她看他的博客,告诉他那里是他的“传奇3”。

“给那些在我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人以及允许我在他们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人。我是哪类呢?”她问。

“前一类。”他说。而其实那些情感就像阴天里偶尔发作的关节炎,时不时刺痛一下自己。

18岁以后他遇到了冉,医生小心翼翼地建议他和这个女孩子多些接触,这样也许能够带他走出他自己的世界。然后他们交往,拥吻,在夜晚的街道行走,在江边吹海风。然后在某一个有流星的晚上,她和另一个男孩子消失在那场流星雨中。其实那天天上看不到一颗流星雨。但是很多东西却和流星雨一样消失了。他是习惯于失去和告别的孩子。舔好自己的伤口,继续走路。

他以为那些时光如同昨日,原来恍惚中一晃数年。而那些时光,亦给过他可以坚强的勇气,可以看得见风景的过往。

loading...
Posted by  at  2004-11-10 00:00:00 | Comments(8)|


二十三岁。给逐渐分离的我们。    -[]
在十八岁的上衣口袋
我发现了23岁的绚烂阳光
但这一路我们走得太慢
像蜘蛛般爬行在潮湿的土地
所有的回忆在土壤中发芽  然后迅速成长
但甜蜜的恐惧扼杀了黎明前的光
我们却仍然拥抱着上路
虽然拥抱失去了温度

那一夜我持续高温
我看见恍恍惚惚的城市在变
幻想  将自己折叠
丢入一个箱子然后什么都不用看见

时光。被涂上黑色。
有毒的花蔓爬满了我们最爱的窗
亲爱的。我们在干什么
为什么我们都不说话
我的世界一片喑哑
我的嗓子 被迫 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我看见你的缓慢离开
影子被落日拉长了扭曲了
然后消失了
但是我的嗓子 被迫 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你听不见我说我爱你
我在黑黑的时光中
踏刃而起
绝望成一面墙壁
我不发出任何声响
所以你不知道我爱你
那些在土壤中发芽的回忆
已经长成了森林
每一片树叶都有我们23岁的阳光
而我却在黑黑的时光中
绝望成了一面墙壁

loading...
Posted by  at  2004-11-10 00:00:00 | Comments(4)|



共7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