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52011    -[]

 

 

 

 

 

一觉醒来身处在downtown  San Francisco一个古老5层公寓里面。床的对面是两扇宽大的玻璃窗,透进来的光线被白色木质的百叶窗分割成一道一道明晃晃的光线。闭着眼睛赖在床上,闻着阳光的味道,听到楼下的车辆经过,发出吵杂的机械式的响声, 有警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垃圾车倾倒垃圾的声音,电车缓慢行驰的声音,它们彼此混合在一起,交错着形成我清晨时候短暂的梦的片段。

公寓是我喜欢的样式,一切都维持它当初所建的模样,有白色原始的漆色,米色地毯,水管和取暖器曝露在房间视线能够到达的地方,偶尔发出几声运作不良的声音,楼道内有电梯,要自己打开木制门然后拉开铁门进去。有古老建筑的气息在。
   
有咖啡,阳光,有城市的喧闹。这是我在三番的第一个早晨。

Posted by  at  2011-05-19 05:35:00 | Comments(1)|


05042011    -[]

 

 

在从机场到三藩市区的捷运上面,一度有一种重回泰国的错觉。
那时候刚刚21岁,一个人背着一个大包,从网路上下载了很多自助旅行的攻略,从衣食住行到不同场合需要的简单英语,随身携带。母亲送我往返机票,送我到机场。家族里表兄妹之间,我最不安分。
   
之前去过几次三番,都是和朋友从洛杉矶开8个小时的车到那边。而这次决定带上简单的行李,飞往那边。之后依靠公共交通和地图。
    
从机场到捷运站,买票进站,到到达目的地,一路上有很多人细心指点。三番的捷运和泰国的捷运一样,空气中飘浮着一种特殊奇怪的味道,触发你的感官想到很多事情。车厢陈旧干净,来来往往掺杂着装不同的男女。一个人坐在那边,感觉到这是可以属于我一个人的旅行, 完全没有被介入的生硬感的旅行。
      
在某处广场附近停下,从地下顺扶梯走到陆地上来。周围是湿湿热热的空气和亮到晃眼的日光。这个地方从来都是人潮涌动,不会寂寞。找到一处咖啡馆坐下,在笔记本上查找下一处应该去的地方。
      
其实每个地房煮的咖啡都差不多,放的音乐也没有不一样,但是这个城市的每个建筑,都是会被赋予这个城市的某种气质,如同这里的人一样。

 

 

 

Posted by  at  2011-05-05 13:28:00 | Comments(2)|


4-25     -[]

 

一度想要回到原来的生活。 保持为数不多的朋友,总是有闲暇的时间一个人独处,发呆或者看一场电影。

   

也偶尔带上简单的行李做一次没有预先计划的短途旅行。一路上结识不同目的地的旅人,也不知道终点落在哪里。

    

或者一个人安静地做属于自己的事情。开车上学,课后复习,席坐在房间的地板翻看每一本和建筑有关的书,或者抽出时间做一些兼职,同事之间总是保持惯有的距离。每个晚上接近午夜跑去健身房 , 小范围地出汗,然后回家。

    

我总是习惯把时间均匀分配在我的每一个小习惯上面,这样的行为,傻不傻。

    

听不起眼的音乐,偶尔还会快乐晃动身体。倘若被友人发现,还会假装镇定一笔带过。

    

我想起许多年前的一天,我说我们手握大把大把的时间,到了许多年许多年后的今天会是怎样。而现在就是那个许多年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回头看着我曾经手握的大把时间,被凝固成某一些重要的次要的瞬间。是会有些懊恼吗,还是觉得自己真实存在过?

    

而现在呢,面对着手握大把光阴的自己,仰望着未来那一个回头看着过去的自己的自己,是用一种怎样的表情?

     

  

  

  

  

 

Posted by  at  2011-04-25 17:27:00 | Comments(1)|



共7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